官方微博:新浪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动态>> 媒体报道>> 正文内容

温州晚报:职业教育的春天 需要文化源泉的灌溉

发布人:校长室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8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校长名片

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温州市首届教育名家。兼任全国职业教育烹饪专业协会副会长,中国数学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教育顾问。曾荣获温州市名校长、温州市新闻奖教金优秀校长奖、全国创新管理改革杰出校长、全国百名教育管理杰出人物等荣誉。曾应邀参加中英职教论坛、第一届美中教育论坛并作专题发言。

校长语录

学生要笑就让他笑吧,为什么非要让他哭丧着脸呢。

中国文化基础上的新学校教育

“一石一鼎一像”是我们学校特有的风景线,也是我们学校的一种文化。

一入我们学校大门,就可以看到前方矗立着一块巨石,是校友们捐建的。巨石上刻着学校的校训:“大大方方做人,实实在在做事”。我觉得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无非两件事:做人和做事。做人要光明磊落、脚踏实地、实实在在,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才。

学校中心位置安放着由校董事会捐赠的一尊大鼎,刻着“风雨同舟”四个字。设鼎是有理由的:鼎是诚实、踏实的象征,和我们的校训相契合;鼎最早是烹饪器皿,和我们华侨职专的主打专业——烹饪有关;最后“鼎”还有一个含义,就是“九鼎之尊”,而我们学校的目标是办一流的、全国顶级的学校。

学校还设立一个雷锋广场,里面的雷锋雕塑高3.2米,是温州站立式最高的雷锋铜像。这是为了告诉我们学生:雷锋是一个班长,是个有一技之长的驾驶员,我们的学生做车间主任、厨师长有什么不可;我一直跟学生强调一点,就是“做人一定要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有了为人民服务思想,就能成为不平凡的人。所以,我们要向雷锋学习。

新学校教育要以文化为基础

教育、文化、经济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文化决定教育,教育促进经济的发展,经济改变人们的生活,然后形成新的文化。

中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决定中西的教育是不一样的,一种文化决定一种教育。而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有本质的区别。中国文化是含蓄的、克制的,具有很强的传统烙印。西方文化重在科技,强调物质,重外在表现,因此,选择怎样的教育理论,这是由中西文化决定的。

如果在忽视文化差异的背景下,就以在国外文化基础上形成的教育价值观来否定我们中国的教育,这显然是片面的。像德国的双元制,在德国能运用得非常好,但在中国却是没人能为这种形式的教育买单的。

【教育例子】新学校教育要适合本土“土壤”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北方的土壤适应种植高粱,要是一看到现在大家都吃大米,就觉得必须种大米,然后把高粱铲了,在北方这样干旱的土地上种植水稻,这肯定是行不通的。为什么?因为这两个区域土壤的条件、环境不同。所以,我们要根据本土的“土壤”,来设计适应我们学生的教育。在美国,他们认为一个人一生没有经过五次职业选择就不算成功的人生。但在中国给你选择,选择了一次,也许第二次就是失业了。

嘉宾点评

教育需要守望

薛昭(温州市教育局职业教育处处长)

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几十年,经济腾飞的速度,应该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如今我们提出振兴实体经济、社会转型,产业升级的口号,那要靠什么?我觉得关键就在要有一个发达的职业教育。

从整体层面来说,必须做好价值取向的调整。职业教育发展艰难,社会吸引力不高,主要是近些年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的社会分配、地位差异越来越大,导致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成为有层次的教育,成绩最好的到哪里,次好的到哪里,差的或者说后百分之多少的到哪里。现在我们应该从观念上认识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只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不应该是以分数线来划分。想要快速发展职业教育,这样的价值导向是需要调整的。

从温州局部的情况来说,要做好教育结构的调整。我们现在的教育结构是失衡的,人才培养结构主要是理论研究型和生产应用型这两类,像西方发达国家,他们的这个比例在大学阶段是3∶7,高中阶段是4∶6。这符合人才培养金字塔型分布,生产劳动者肯定要多于研究设计者。而我们是多少呢?温州2013年普高与职高的比例是64∶36,这样的结构是需要调整的。

我们职教工作者要有历史担当,努力办好职业学校,不断提升对经济社会的服务力。教育是慢工细活,需要我们教育工作者耐心的守望。而我们职业学校的同学,虽然你们没有翅膀,但是你们照样要飞翔,照样可以飞翔。

助推学校快速发展

吕俊杰(温州市第二十一中学校长)

邱永飞校长的《中国文化基础上的新学校教育》演讲,非常精彩,富有哲理。不但谈了文化、教育与学校,而且阐述了它们之间的辩证关系。他讲文化,主要讲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中国农业文化对教育的影响,是有别于西方的工业文化对西方教育的影响。他讲教育,主要讲职业教育,如何将西方以工业化为基础的职业教育转化为中国以农业文化为基础的职业教育,这是我们职业教育发展需要思考的问题。他讲学校,主要指新学校教育,其描绘了“学生快乐、教师幸福、社会满意”的新学校教育三个特征。

文化是学校建设的灵魂。基于中国文化的教育,才是适宜的;同样,温州华侨职专的新学校教育是符合中国实际并具有温州特色的职业教育。特别是邱校长确立的校训:“大大方方做人,实实在在做事”。学生观:“只要有合适的表现平台,每个人都可以成才;只要走到学生的背后,学生的一切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在当今“人人讲分数”的社会富有时代意义,值得普通高中学习,可以引起广大家长思考。

“新学校教育”在华侨职专的具体实践,已形成三大办学特色:烹饪专业,“侨”字金牌,德育模式。这是学校的金字招牌,是学校独特的精神风貌和品格,它将为华侨职专的未来发展提供强大的助推力。

从三个方面解读职业教育

罗杨(温州第二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校长)

一、从文化背景的角度谈职业教育,为探索中职教育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现代职业教育,本质上是建立在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上的。比如德国发达的职业教育是建立在其发达的制造业需求上的。因此,在我国借鉴和学习国外职业教育先进经验的同时,各种模式也让我们迷茫。但邱校长另辟蹊径,提出了从文化着手。

二、基于文化背景思考的办学理念,派生出其办学实践中浓郁的人文情怀。主要体现在邱校长的学生观上:“只要有合适的表现平台,每个人都可以成才。只要走到学生的背后,学生的一切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这句话难的不是措施,难的是观念。职业学校的学生不是所谓的“差生”,应该有权利获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也完全有可能今后在社会发挥一技之长。

三、华侨职专的崛起,为温州职业教育提供了一个鲜活的范本,更加坚定我们的自信。职业学校教学法中最关键的是“行动导向教学法”,提倡“为行动而学习,通过行动来学习”,并上升到“行动就是学习”,这与基础教育的“素质教育导向”是殊途同归的。

就读职业学校的学生不是差生,而是经过甄别后具备形象思维能力倾向的学生,教学不是低层次的教学,而是可以走在素质教育及新时代课堂变革发展前沿的教学。

现场互动

王松(温州市鞋革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在温州的本土文化基础上,怎样对接温州的产业文化,办好我们自己的职业教育,走出自己的特色?

邱永飞:一种文化决定一种教育,职教跟普教不大一样的地方,就是要立足于当地的经济发展。温州第一个改革开放时期,实行经济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完善程度是全国最好的,且发展的时间早,力度大。所以在温州,第三产业发达,市场经济完善的情况下,肯定是要培育出与它相适应的中等职业教育。但为什么现在温州的中等职业教育会落后呢?因为我们的职业教育没有立足于温州的第三产业,只是被动地办职业教育。我们要看到的是温州第三产业的基础非常好,能够托起以现代服务行业为中心的中等职业学校,这就是我们的未来,我相信有这一天。

张志祥(温州市华侨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学生):有些人认为进普高的就是好学生,进职高的就不是好学生。要怎么改变这些人的观念呢?

邱永飞:我曾经发现学校有一个班总共42个人,竟然有18人的父母是离异的。还有些家长认为孩子都交给你们学校了,就不关自己的事了。这就是我们学校学生的现状,有的同学成绩差不是因为智商比别人低,大多是客观原因造成的。学生有什么错?所以我们既然当了老师,就有责任去教育、去爱我们的学生。爱,这是最根本的教育方法,没有其他办法比爱更有效果。只要你有爱,就有方式,就有方法,就有点子,就有责任心。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